一颗梅饼

cp洁癖 鸣厨 沉迷鸣佐

【朝耀】你听这一首情歌(下)

上文:你听这一首情歌(上)

 

06.

早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王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阿...这是在他自己的家里。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

王耀有些懊恼的走到镜子前往自己脸上泼凉水。

那算什么啊——

 

 

王耀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喝醉了眼神却又坚定的不行死死的盯着自己的亚瑟脑袋有些放空。他确确实实的听到了那句“我喜欢你“

接着亚瑟那个白痴就真的撑不住一头倒在自己肩上了。最后还是自己把它带回宿舍又自己跑回家的。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人大概也只是喝醉了酒精麻痹神经吧。

…大概。

毕竟也没有几个人会把酒后说的话当真的。

 

王耀沉了沉心往学校走。

 

“小耀早!“阿尔元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唔早啊!“看到阿尔又想到昨天晚上的事王耀顿时又泄了气。

“话说后来我给你发的微信你有看吗?”

“没有啊…”怎么可能有这个心情。

“这样…”阿尔摸了摸鼻子。

“对了王耀,你还记得上次亚瑟参加的比赛么?”

“唱歌那个?记得啊,我还录像了。”

怎么可能不记得。

比赛那天亚瑟穿着学校的白色衬衣抱着一把木吉他坐在舞台的前方。礼堂里没有多少灯光,少年开口唱起情歌的瞬间台下的学生用手机灯光凑成了一片星光点点。深情而又好听的声音顺着麦克风传进了王耀的耳朵。

那个时候他举着相机对准了亚瑟,视线却始终不在屏幕里而是实实在在的印在那个抱着吉他唱着歌的人身上。

一曲结束后尖叫声和鼓掌声比想象中的还要激烈。不出意料的获得了比赛的第一名。

领奖结束的时候亚瑟和王耀还有弗朗几个人并排站在讲台上照了一张合照。

照片上亚瑟一手拿着奖杯一手搂住王耀笑的开心,王耀在旁边眉眼弯弯嘴角上扬。

 

“你一定没认真看过你自己录的视频吧?”阿尔扭头对王耀说。

“啊?”

“没什么,一个小提示而已。”阿尔迈开步子朝前走。

 

 

07.

关于视频,他只有弗朗嘲笑他拍照技术有待提高和因为阿尔没看到现场版而把录像借给他的记忆。

仔细想想,他确实没再看那次视频。

回到宿舍王耀翻出了录像机,今天亚瑟有晚自修所以大概不会太早回来。

那么在那之前看完就没问题了吧?

 

——啊啊真的质量好差,刚开始还好到后面镜头已经开始乱晃人都不在中央了阿

王耀有些懊恼的想。

——不过那时候注意力根本没办法集中在摄像机身上啊。不能怪我!眉毛的锅!

 

接着王耀就像注意到了什么一样屏住了呼吸。

 

——你一定没认真看过自己录的视频吧?

 

恰好在王耀的注意力从录像机转到亚瑟身上的时候,亚瑟的眼神也很恰好的朝王耀这边移了过来。

唇齿轻启,眉眼弯弯。眼神里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

他的视线,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不确定的移向你。

——人群中我一眼就找到了你。

或许在某个你没有注意到的瞬间,他也是用同样的眼神望着你。

 

王耀突然想起来一节英语课上亚瑟被叫起来用melt造句。

那个时候他也是用这样的眼神朝着自己的方向说

——I miss your smile which sweety melt me

事后亚瑟还被英语老师打趣将来一定很会追女孩子。

那时候王耀红了耳尖扭过头去望向窗外。

 

那一瞬间不可言喻的感觉直击心脏。

——他的视线,从来都只在你身上停留。

——王耀,亚瑟好像喜欢你。

——王耀,我真的喜欢你。

 

冬天的夜晚来临的总是很早,才六点天就已经黑了下来。

还好进宿舍的时候没开灯。

王耀心悸的把手贴在脸上试图降下脸上的温度。

他大概也知道此刻自己的脸有多红。

 

摄像机里的录像还在播放。

——你在想什么?

——好想见他。

 

 

07.

宿舍的门被推开的时候王耀小小的惊了一下。

“怎么没开灯?”

熟悉的声音。

在亚瑟摸索到开关的时候一个声音阻止了他。

“别开灯!”

“耀?”亚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试探的开口。

王耀暗自呼了口气。自己这幅样子绝对不能被他看到。他拍了拍脸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

“你今天…不是晚自修?”

“取消了。”没有多问亚瑟径自走到床前坐下,挂在耳朵上的耳机一只被取掉,在胸口前晃荡。

一阵沉默。

似乎两个人都打算对之前的事缄口不言。

 

黑暗中亚瑟好像能借着月光看到王耀亮亮的眸子,咬着嘴唇似乎在暗暗的想着什么。但光线太暗他看不清王耀的表情。

昏暗的光线,暧昧的气氛。

他此刻很想凑过去做点什么。

——完全没办法忍耐阿?如果就这么遵循本能做下去的话

 

身体不自主的朝王耀那边挪动。

“亚…?”

然后心跳停了一拍。

嘴唇上传来了凉凉的触感,柔软的,充满了他的气息的。

除了瞪大眼睛之外身体不能做出任何反应。

 

刚刚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心情又开始波动。红色渐渐晕染上耳尖,王耀开始心律不稳。

 

这房间怎么会这么热,一定是暖气开太足了。

 

接着一阵推门声。

“小亚瑟弗朗哥哥我回来喽~咦怎么没开灯?”

推门声响起的一瞬间亚瑟起身拉开了距离同时用旁边的外套盖在了王耀头上。

 

“咦小耀今天回来了啊?等等你在干嘛…你们俩关灯玩瞎子抓人…?”

“…”

“…”

无意间瞥见了王耀泛红的耳尖,弗朗似乎懂了什么不再追问。

“嘛那小耀早点休息吧,晚安~”

 

 

灯亮的一瞬间亚瑟没错过王耀的表情。

他好像明白了王耀不让他开灯的原因。

——简直是引人犯罪啊。那样的表情。

 

08.

之后日子恢复了正常,在看不见的什么地方却好像有什么在涌动。

 

“日本交换生?”

“是啊,学生会的福利哦~”弗朗坐在床上拿着单子笑的愉快。

“一起去吧?”

“…没什么兴趣”

“小耀也会去。”

“…”

“那我就把名额留给我那个小学妹了?”

“…出去散散心也挺好的”

真是教科书式的傲娇啊?亚瑟同学。

 

 

直到上了飞机亚瑟才发现一起去的几乎都是熟悉的人。

王耀亚瑟弗朗阿尔伊万和陪同的老师。

果然是弗朗这家伙又滥用职权了吧?亚瑟挑挑眉。

 

 

在日本逛了几天,课程、文化学习、名胜游玩,亚瑟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

耀大概也是一样的?

他昨天还看到那人在杂货摊里面买零食买的开心。

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当然,除了弗朗那个故意把自己和王耀安排在一件房和笑的欠打的眼神以外。

虽然他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

 

09.

“烟火大会?”

“对,最后的一个行程。老师说既然是游玩就不带着咱们了,不过要注意安全。”弗朗拿着地图对身旁的几个讲。

“地点的话,到时候一起吧?”

“对了有人要穿浴衣吗?一起去买?”

“我就不用了。”王耀抬头对着弗朗说。

“我也不用。”亚瑟挑眉。

“哎呀小耀你穿浴衣一定很好看啦穿上看看呗亚瑟那个臭眉毛无所谓啦哥哥我可是很想看…”然后弗朗的声音越来越小。

——呜哇吃醋的男人真可怕。

弗朗看到亚瑟的眼神后想。

 

——虽然自己也很想看耀穿浴衣的样子就是了。

但果然还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啊。

亚瑟呼了口气靠在沙发后背上。

 

焰火大会里气氛热闹的让人不自主放松了起来。

第一次来这里,王耀眼神亮亮的像个小孩子拉着亚瑟四处逛。

看表演放线香,能玩的似乎都被他们玩了一遍。

一行人坐到长椅上休息思考着接下来要去玩什么比较好。

“呐玩个游戏?”弗朗开口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什么?”

“捉鬼啊。”

“反正我们就五个人,一个抓就够了吧?”

“剩下的四个人两两分组。”

“抓到了手机联系。第一轮就哥哥我来抓吧。阿尔伊万一组,那就——亚瑟小耀一组?”弗朗笑的无害但亚瑟总觉得有种渗人的感觉。

他好像能看到弗朗背后的一对儿恶魔翅膀。

——幻觉。一定是幻觉。

 

“那么,游戏开始。”弗朗背过身去开始数数。

“啊分头行动我们先走了啊拜拜!”没反应过来伊万就带着阿尔跑了。

“那我们也走吧?”王耀扯了扯亚瑟的袖子。

“嗯。”

 

 

两个人跑到了人多的地方接着玩了起来。

“喂耀你不怕被抓到吗?”亚瑟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正兴致勃勃的捞金鱼的人。

“啊不会啦,这里人很多很容易逃跑的。反正弗朗那个家伙没我跑得快。”

亚瑟没忍住笑出来。

“他没你跑得快倒是真的。”

——但是他可是很会耍炸的啊

亚瑟吞了口口水。

“啊捞到了!亚瑟你看!”

面前的人突然兴奋的把手里的袋子举到自己面前。

“是是——真了不起啊。”亚瑟笑着没忍住伸手揉了一下王耀的头。

“什么啊,那种像哄小孩子一样的话——”有些别扭的扭过头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亚瑟!!!我看到弗朗了!!!”

亚瑟看着面前人有些慌乱的样子却突然莫名的放下心。

——还好你对我还是像以往一样

——还好你没有因为那些事就疏远我

——那么我可不可以认为,之前我所做的都被你原谅了?

 

“喂。”

“嗯?”

“信不信我?”

“啊…?”王耀有些没反应过来的盯着面前的人。

接着那人突然俯身凑到自己耳边说了什么。

 

——3

——2

——1

“要跑喽?”

感觉手腕被抓紧,接着那人带着自己跑了起来。

不自觉地随着前面的人迈开步子。

 

两个少年在焰火大会的会场里不顾旁人的目光和拥挤的人群奔跑。

耳边是人群嘈杂和风交织在一起的声音。面前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

——怎么办,一点也不想停下来。

 

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两个人走到河边的草地上喘着气休息。

“…”

“…”

不知道是谁先笑出了声,两个明朗又好听的声音在静谧的河边交杂融合。

“我觉得…弗朗大概追不到这来…噗哈哈”王耀手撑着草地望向天空。

“真美啊…好多星星。”不自主的感叹一句王耀突然带着笑望向身旁的亚瑟。

“我觉得你比较美。”

像那节英语课的眼神。像那次比赛的眼神。那种,温柔到要溢出来的眼神。

 

王耀突然觉得如果再不移开眼神的话就要完蛋了。

只是亚瑟没给他这个机会。他看着那人逐渐凑近自己。

 

“王耀,我从很久之前就下了一个赌。”

“赌你对我的在意程度。”

“我手里只有唯一的一个筹码。”

“我喜欢你。”

 

王耀听着面前让他招架不住的一场告白突然放下了心。耳边传来对方的呼吸,好听而又清浅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你一番话就让我彻底乱了手脚。

——你赌赢了啊。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王耀呼了口气突然抬手搂住对方的脖颈把嘴唇贴了上去。

双唇触碰的瞬间勇气似乎都用光了,只剩下了不知所措。

还好亚瑟一手扣住对方的脑袋一边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胶着在一起的唇齿分开后亚瑟环住对面的人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盯着王耀的眸子,像是蒙上了一层雾,带着水汽的眸子被晕染开,嘴唇亮亮的还有自己刚刚留下的痕迹。

 

“你赌赢了。”

他听到对面的人轻轻开口。

 

——你用唯一的筹码赌赢我了。

 

——大概从你下这个赌的时候我就已经输了。

 

或许从更早更早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END.

评论(4)
热度(36)

© 一颗梅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