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梅饼

cp洁癖 鸣厨 沉迷鸣佐

【鸣佐】再相聚

一个简单的小甜饼
大概是两个许久未见却是竹马竹马的人通过各种撮合再相见的故事?
毕业季的故事(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现paro
毫无逻辑和文笔可言
欧欧西全都是笔者的锅

01.
“佐助,这周末和你漩涡阿姨一家聚一下,我们两家一直很熟悉,会给妈妈这个面子吧?”美琴笑盈盈的叫过小儿子问到。
“没问题的,母亲。”佐助点头应道。

母亲是个很体贴的人,工作中不必要的饭局不会勉强佐助去,顾虑到孩子的感受她还是先问了问自家儿子的想法。
佐助心里都明白,对于母亲的关心默默接受,一方面完全不担心。
好久没见那个白痴了,不知道考得怎么样了。反正不会太好,不过也不会太差吧?毕竟那家伙说要做到的事一定会做到。

另一边接受到自家母上“亲切问候”的鸣人瘫在床上。
“啊,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去的我说,佐助也会去吗?”
“会去的,你个混小子光记着佐助,啥时候记住你妈妈啊?”
“一直记着呢我说!”
要去见佐助吗,好久不见,有点期待啊。

要说两个人的关系还真的挺尴尬。
要说竹马竹马,好像不像电视剧里那样无时无刻黏在一起。不过该做的倒是一点没落下,从幼儿园一个班到小学再到高中的同校,两家的父母熟识关系亲密,互相帮忙是常有的事。但两个人的互动却好像没家长那么多。
要说普通朋友,两个人的关系却又不止这些。两家住在一个小区,中学时学校离得远,两个人每天都一起上学一起回家——直到上了高中。

02.
——啊,果然没猜错,过了这么久这家伙还是很好看啊,真是莫名的不爽。
吃饭的地点离佐助家比较近,鸣人刚下车就看到了刚跑完步往饭店走来的佐助。白T恤运动裤,看着清爽的不得了。这家伙穿什么出去都会很抢眼吧。
对方明显也是看到了他,嘴边露出微笑抬手向他打了个招呼。

“诶呦佐助!好久没见你啦快来让阿姨抱抱!!!”
“阿姨好。”佐助很喜欢玖辛奈这样亲密又可爱的举动,默许了她的动作向人问好。
“玖辛奈人家都是大孩子啦,怎么能这么随便。”水门看着自家神经大条的妻子无奈的朝佐助笑笑。
“没事的,阿姨很可爱。”说完又向鸣人那边不自觉望了一眼。
鸣人被他看的心里一晃。

饭桌上必要的当然就是聊不完的话题,两个孩子作为饭局的主要人物免不了被大人们调侃一番。
“哎呀我们家那混小子,爱玩的不得了。哪像佐助,又聪明成绩又好。我特别喜欢我们家佐助,以后多来阿姨家玩啊,自从高中之后你就很少来阿姨家了呢。”
“哪呀,我更喜欢鸣人这孩子,开朗活泼性格又好,什么都会玩,我一直想要个这样的儿子呢。”

饭桌上两个人的气氛倒是有些尴尬,对话不多,偶尔互相对视一眼又缩回去。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三年没怎么接触,一点点的尴尬也允许吧?
“噗,说到玩,我家臭小子小时候刚学游泳的时候可是笑死我了。他那时候怕水,不敢跳,我就想上去把他扔到水里,他害怕就开始绕着游泳池跑,我就在后面追,我那时候才发现他这么能跑,我都追不上啊…”
“喂妈不带这么毁我形象的啊我说!!!”
“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我…”

“噗。”佐助还是绷不住笑了出来。
好吧,鸣人转头看到那人向以前一样笑的开心的时候莫名的心情好了起来。
——那揭老底就接吧,反正这么糗的都接出来了,我还怕什么?

“说起来这俩孩子小时候关系可好了啊,小时候鸣人整天跟着佐助跑呢,每天幼儿园放学回家就朝我炫耀”佐助的字写的可好看了,比你写的都好看!”那一副夸耀的神情呦,完全没想过他自己的字有多…”
等等妈我是说过可以揭底可这不能揭啊…鸣人咽了口口水悄悄的朝佐助望过去,对方看起来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安静的低头吃饭。不过吃饭时上扬的嘴角倒是能看出来这人心情很好。

“佐助也是呢,这孩子小时候特别爱赖床,那时候我只要一说”鸣人君来找你了”佐助立马就坐起来,往外面一望发现鸣人没来就再躺回去,那时候基本就靠鸣人来让他起床了…”
“——唔噗!”正在吃饭的人突然呛到猛烈的咳起来。
“妈…”
“这孩子害羞呢,没事啊和你玖辛奈阿姨都是一家人,不怕的。”
佐助略带窘迫的抬头,不自主的朝鸣人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倒是笑得开心大大方方的朝自己望过来。

两个男孩子在饭局上自然少不了喝酒这道关了。
鸣人酒量不错,倒是佐助喝了一点后脸就开始稍微泛红。于是倒酒的时候鸣人特地给他的杯子里少添了一点。
“喝不了就别撑啦,稍微抿一点意思一下没事的。”鸣人悄悄凑下去轻声对他说。
“嗯。”佐助带着发红的耳朵点点头。

揭底的话题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从光屁股到中学时候的事被两个母亲扒拉的差不多,两个人随着话题的升级变得面红耳赤起来。于是趁着两家家长都不注意的时候鸣人勾了勾佐助的手。
“我们逃出去玩吧?”

饭店后面是店主种的一小片竹林,还有一小个水池,空气里有一种好闻的味道。
佐助享受着安静的环境吹着风走在前面。
鸣人难得安静的跟在后面。

“你…难得的安静啊,不像小时候那么聒噪。”
“真过分我明明就是想体贴的让你醒个酒才不说话的我说!!!”
“是吗?绕着游泳池跑的鸣人小朋友?要不要我教你游泳?”
“你…!你这个起不来床的家伙,是不是得我去帮你才能起床啊佐助同学?”
“…”
“…”
“吊车尾的。”
“混蛋佐助。”
“——噗”
所以说,距离产生尴尬什么的,在这两个人面前根本不可能嘛,与生俱来的默契早就磨合掉了这股因为时间带来的空缺。

02.
两个人的疏远是从中学开始的。

佐助一直都是学校里的模范学生,长相帅气,成绩优异。受到了不少女生的喜欢。情书和情人节的巧克力也收到快要麻木。
神经大条的鸣人也只是偶尔吐吐槽外加向他表达自己的不爽而已。

那天是真的碰巧。
从早上的时候听到隔壁班的女生亲密的叫他“sasuke!”而佐助回应了一声后让鸣人心里莫名的不舒服,让他觉得烦躁。
——很熟吗,居然都直接称名了。
鸣人扁扁嘴略带委屈的想到。
混蛋佐助居然还答应了。
明明身边的人一直以来都只叫他宇智波同学的。
那么称呼他的,一直以来明明都只有自己而已。

等等我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佐助交到朋友是好事啊…别这样别这样!
鸣人挫败的挠挠自己的头发觉得自己的心态简直奇怪。

放学后鸣人跑去找佐助打球,却又恰巧的看到女生向佐助告白的场景。
早上那一声“sasuke”又撞进耳朵里,他鬼使神差的站在原地看着扎着马尾的可爱女孩子脸红着向他的竹马告白,他没看完全程就离开了现场,他记得走之前佐助似乎抬起手伸向了那个女生。
好烦,好烦躁。
看到这些的结果就是鸣人一个人郁闷的抱着球跑去球场打到脱力后一下子瘫在篮球场上。
好友鹿丸走到他旁边朝他扔了瓶水然后坐下,语气依旧不耐烦的告诉他:“告诉你个好消息。”
“今天的告白,你家的竹马没接受。”
突然放松的心情让鸣人意识到了什么。

那时候的他神经大条后知后觉,对对方的喜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才有了自知。

却也因为这份了然,让他没了面对竹马的勇气。

03.
佐助记得的。

中学时候的露营,他靠在窗边睡着,不小心因为车辆的颠簸砸向窗户时候挡住脑袋的温暖柔软的手。在守夜时,发现其他人都忘记起床替换自己,只有鸣人傻乎乎的跑出来陪他一起守完了下半夜时的表现。

他靠着对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几乎都以为鸣人也是抱着和他一样心情的了。可惜他的竹马自始至终都不带停的给他发着朋友卡。

那时候的鸣人虽然成绩一般体育却是意外的强项。不错的外表和开朗的性格让他在篮球场上收获了不少姑娘的尖叫。爱慕他的女孩子也不算少。有一个更是坚持到喜欢鸣人喜欢了几年,只是鸣人自己没什么自知。

他也记得,那天去鸣人宿舍给他送书的路上看到了黑发的姑娘对鸣人说着什么,而鸣人眼里朝她流露出温柔的神情时自己的心里有多失望。
终归不是自己的啊。
天太冷了,真的太冷了。

04.
“旅游?”
“是呀,抱歉佐助,我和你爸爸过两天有事要出国工作。正好你玖辛奈阿姨想带你和她们一起去旅游,你愿意去吗?”

两个人在后院转悠的时候两家家长们已经在饭桌上安排好了两个孩子接下来的各种活动。
“…”
“佐助佐助来吧?这次去的地方可好玩了!!!”鸣人听到后兴奋的看着佐助。

既然过去这么久了,自己也已经放下了,当个他口中所谓的朋友也没什么不好吧。

“…好。”

“耶老妈佐助他同意了!”
“耶儿子真棒!”
母子俩兴奋的击了个掌。
水门爸爸无奈的对佐助笑了笑。
佐助看两人可爱的举动也是弯了嘴角。吊车尾的这个表情真是意外的怀念啊。

05.
“那这样吧,鸣人和佐助一间,我和水门一间没问题吧?”玖辛奈笑的开心问两位小朋友。
“啊没问题!门卡给我…”鸣人大大咧咧同意了。
“不,给你我实在不放心,还是佐助拿着我比较踏实。”
“谁是你亲儿子…”
“好的阿姨,我会看着他让他不走丢的。”佐助看鸣人的反应便也不扭捏,饶有兴趣的打趣到。

第一天刚到,活动比较自由,水门被玖辛奈拖去了水族馆看鲨鱼。两个小朋友组队去了游乐园。当然,与其说是组队不如说是佐助被鸣人硬生生拖了过去。

“真是幼稚…这么大了还来游乐园玩。”
“你居然敢说我幼稚!喂佐助你一会可不要被我玩的项目吓到啊!我不会安慰你的我说。”
“尽管来啊。”佐助挑挑眉。

不得不说鸣人选择佐助陪他来游乐园的选择是对的。
尽挑刺激运动来玩的鸣人要是叫了个姑娘来陪,姑娘怕是得吓的尖叫到疯。
两个年级轻轻的少年对于刺激新鲜的事物充满好奇,互相较劲谁也不服输,一圈逛下来玩的特别尽兴。
“噗啊玩的真爽——果然还是和佐助一起最开心了!”
“白痴。”
“唔项目差不多都玩完了,咱们该回去了吧?好像也没什么著名的景点没玩了。”
“谁说的,明明有一个最著名的没玩。”佐助挑挑眉。
“什么?”
“鬼屋啊。”佐助笑着看着对面的人表情变得僵硬…
“佐助这个太没意思了不如我们…”
“你不敢就直说,我自己去。”
“谁说我不敢?本大爷跳伞都跳了还…还怕这个。”

事实证明。漩涡鸣人同学是真的怕鬼。
从佐助同学—— 一个面部表情控制的很好的人居然被他搞的笑的不能自已来看,鸣人同学在怕鬼和逗别人笑这方面真的做的很到位。

到第二个关卡时,在有鬼想要把两个人分开那一瞬间,鸣人猛地抱住佐助死不放手然后硬生生的把佐助从抓着他的鬼手里抢了过来再一路以高分贝的声音喊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救命啊我说!!!!”从而逗笑了装鬼的工作人员。
佐助觉得鸣人怕鬼这一点是真的可爱。
不如以后没事多带他去鬼屋晃晃吧。

“你…噗,你没事吧?给你买个冰淇淋吃让你压压惊?”
“…你别忍了我听到你笑了。”

回到旅馆时间也不早了,两个人洗漱后就准备拉灯入睡。
玩了一天觉得疲惫的身体快速的进入休眠状态。半梦半醒间佐助听见另一张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
“…吊车尾的,你怎么还不睡?”佐助有些不耐烦的开口,声音还带着点迷迷糊糊的意味。
“…佐助,我觉得,有鬼。”鸣人颤颤巍巍的开口。
“…你怕?”
“胡说,我怎么会怕。”
“…好吧,我怕,你过来。”

于是佐助往床里面拱了拱,空出了一片位置并拉开了被子。
“你快点…冷。”
鸣人愣了愣迅速的凑过去钻进了对方的被窝。

他知道的,这人一定是睡迷糊了,不然怎么会这么乖巧又毫无戒备的邀请他如此的亲近自己。他看着面对自己闭上眼睛又快速进入睡眠的佐助心砰砰的跳。
鸣人拼命的想让自己把注意力从睡着的人身上离开。
真的是连害怕都忘记了啊,我刚刚是怎么害怕的来着?
鸣人有些傻乎乎的想着,手脚都僵硬着不知道往哪里放。
所以说,根本就是徒劳嘛。有这个人在身边,注意力要怎么样才能够被移开啊。
是你先邀请的我啊,我可说好了,因为床太小,我才要抱着你,因为——
鸣人编不下去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借口。
旅馆的床两个人睡也足够大。
我会这么做全都是因为我喜欢你。
喜欢的不得了,喜欢到不敢开口怕被你讨厌,连自己口中的朋友都做不了。
啊啊,真是,恨死自己口中的“朋友”两个字了啊。

一夜的兴奋和一点莫名的心虚让鸣人先起了床,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把佐助抱的紧紧的,对方也安静的窝在自己怀里睡得熟的时候感觉心脏被揪了一下。
趋向温暖的本能反应还让他又朝自己怀里蹭了蹭。
这人也太可爱了吧。
鸣人被这一小动作萌的不能自已。
无意中又想到了美琴阿姨的那句关于佐助小时候靠自己起床的话时鸣人觉得莫名满足。
真犯规啊。
你要是能是我的该多好啊。

06.
接下来的几天路线安排的比较紧凑,两个人跟着两位大人看了不少景点,参加了玖辛奈高中同学的女儿的婚礼。最后一天是自由行,在鸣人的强烈要求下两人决定去参加当地的祭典。

“我可没带浴衣。”
“没事的,佐助穿便装也很好看啊我说。”
“…笨蛋。”

夏日祭里人来人往,佐助对人多的地方不太感冒,倒是鸣人一直兴致勃勃的拉着佐助到处逛。
两个人在捞金鱼的摊子前停了很久,原因嘛——
“佐助你是不是作弊了,为什么你捞那么多我一个也捞不上来!!??”
“你蠢。”
“你敢小看我?我捞给你看!”
于是金发少年埋头打起十二分精神锁定金鱼。在一次小心翼翼的尝试后,成功捞到马上就要放回袋子里时他愉快的抬头准备向一旁的黑发少年炫耀自己捞到金鱼,却在看见对方带着笑意、温柔又安静的神情时愣了神。
——噗通。
鱼又掉回去啦,漩涡鸣人同学。

“真是吊车尾啊,结果还不是没捞到。”
鸣人回了神,刚想反驳“还不是因为——”
“因为?”
“…没什么。”突然就没了底气。
“那走吧。”

佐助正准备转身时突然感觉自己被拉了一把。
“喂吊车尾的——”
“佐助我看到丁次了!不行让他发现我们的钱包就要空了!快跑!”
“等等,金鱼…”

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被带着跑起来。
前面的人带着他穿过拥挤的人群,握住他手臂的手坚定又有力。
这是要去哪呢?去哪的这个问题,已经无所谓了吧。一直这么跑下去也没有问题,就这样两个人就好。
快的不行的心跳像是在不断提醒他,你怎么敢说甘心当朋友就好?你怎么敢说你已经放下了?

鸣人的心情愉悦,从脸颊边划过的风让他觉得舒爽,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那个人现在就被他紧紧拉着,他没有挣脱也没有反抗,就这样完全信任的把一切交到自己手里,任凭自己带着他在人流里穿梭。
如果,如果能再进一步就好了。
我多想——

“呼——”
“抱歉啊佐助,你低血糖我不该带着你跑这么急的我说。”
黑发的少年呼吸急促,面上因为运动泛上点红色,他靠着树喘气休息。
“…没事,不是这个原因。”

鸣人担忧的望着他,心里有点自责,于是他凑过去,抬手轻轻地碰了碰佐助的额头。
“很热吗?我手比较凉,这样会不会舒服一点?”他关切又耐心的表情让佐助发了愣。
记忆里那个干什么都要先考虑自己的鸣人和面前的这个人重合。
——不会,我更热了。所以都说了,根本不是那个原因啊。

于是他干脆不说话了。眉眼低垂目光下移,心虚的他暂时不敢望向鸣人。却任由鸣人凉凉的手碰着自己的额头。

太安静了。
安静的能听见林子里的鸟叫声,能听见远处卖章鱼烧老板的吆喝,能听见街上人们笑闹的声音。
而这里的两个少年却心照不宣的什么也不说,就这样吧,这样多好。

“佐助?”鸣人还保持着把手抵在佐助额头的动作。
他看到对方已经开始微微发愣,大有再过一会就在这原地睡着的架势。于是打算把手撤回去。
“嗯?”
抬起头的人明显不知道自己这时候的表情多可爱。
在额头上的手稍微离开点时他习惯性的朝手又蹭过去,反应过来后又有点脸红的拉开距离。以掩饰自己的窘迫。

“佐助你知道吗,今天晚上会放烟火啊我说,这里的烟火很有名,超好看的我说!”
“他们好像都是整点开始放!呐,还有十秒哦!”
“要睁大眼睛看好了啊我说!真的超美的!”

“嗯。”
黑发的少年目光流转,安静又温顺的看着他。那样深情的目光又让鸣人动了心。

——就这样做下去的话,我会遭天谴的吧?

——可是我已经不想再忍了啊。

“那我,开始倒数了啊。”

——十
心跳突然停了一拍,周围的喧闹声突然都不见了。

——九
原本碰着对方额头的那双手突然慢慢抚上了对方的脸颊。

——六
没有躲开。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哦?

——五
闭上眼睛的话,烟花就看不到啦。

——三
宇智波佐助唯一感受到的,是从唇上传来的温热的触感。

——二
温暖的,轻柔的,来自对方身上的味道,从四面八方环绕住他。

——一
漩涡鸣人贴着他的嘴角,轻轻的数完最后一个数字。

——笨蛋,我都没看到烟花啦。
佐助在闭上眼睛前迷迷糊糊的想到。

07.
漩涡鸣人同学坐在旅馆的床上呆呆的等着宇智波佐助同学洗澡。

时间拉回到夏日祭的烟火时间。
结束后两个人都面红耳赤的不敢看向对方。谁也不肯先开口。最后却是鸣人已不容拒绝的力道握住佐助的然后带他回了旅馆。

“——踏”
浴室的门拉开,鸣人愣愣地看着对方全程没有抬眼看自己,直接就打算上床关灯睡觉的样子突然就有些急。
他慢慢的蹭过去,从背后把人环住然后抱紧——
“佐助…”他把头埋进对方的脖颈,声音有些闷闷的。

又是这样让人忍不住心软的声音。佐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噗通噗通的跳起来。
于是他抬手覆上对方的手臂。
“笨蛋。”

那人把他转过去,他又迫不得已看到了那双澄澈干净的蓝色眸子。
“我…那时候怕吓到你…我想和你待在一起。”于是那人露出了无辜又单纯的眼神望向自己。
又来了,明明他对这双蓝眼睛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太狡猾了。

在这样的攻势下,他什么也干不了,就只能乖乖的窝在对方怀里任由对方凑上来缠绵的和自己亲吻。
他当然不会反抗了,太舒服了,和这个人接吻,怎么会那么舒服呢。

他开始明明有很多想问的——
你喜欢我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
高中时的那个女孩,你们没在一起吗?
那个时候为什么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呢?
你也是喜欢我的吧?

哪有这么多问题——
答案他明明都知道的。
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从很小很小就开始喜欢了。
那个女孩,也许只是一个误会。就像他看到了你像那个朝你告白的姑娘伸出了手一样。
原因和你一样,怕被拒绝,怕连朋友都做不得。

他其实全都知道的,漩涡鸣人看起来大大咧咧,却在对他的事上意外的细心。
接吻时温柔又小心翼翼的怕吓到自己,自己在后座被冷风吹得打个寒颤的时候提醒司机把窗户关上,饭局上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喜欢的菜转到他面前,熬夜时凑到自己耳边提醒自己咖啡不要喝太多,心里不舒服时第一个就看出来想办法逗自己开心。
他全都知道的,这人有多温柔。

“佐助…你知道的吧。”
“我喜欢你。”
“特别喜欢你。”

“…知道啦。”

“就这样?没啦?”
“…没了。”

“还有的…你还没说——”

“我也是。”
于是他聪明的用嘴唇堵了上去,以防对方又用自己这难得一遇的坦诚逼他说出更多让他脸红心跳不能自持的话。

——我也喜欢你。


tbc.

打tbc是因为还有好多想写的没写出来orz
比如两个人那时候的误会啊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线啊(有这玩意吗
还有两个人在一起后佐助是怎么教鸣人游泳以及鸣人是怎么叫佐助起床(。
大概会写篇后续交代清楚?
没什么文笔纯粹喜欢写他俩在一起甜甜的样子XD
感觉这两个人干什么都像在打情骂俏XD

评论(13)
热度(55)

© 一颗梅饼 | Powered by LOFTER